王能全:理性看待歐佩克減產推價行動并積極介入---陸家嘴金融網

王能全:理性看待歐佩克減產推價行動并積極介入

   陸家嘴金融網綜合   2019-11-24 14:03:10
  

2019年10月21日,第三屆歐佩克—中國高層對話在石油輸出國組織(以下簡稱“歐佩克”) 維也納總部舉行。

2019年10月21日,第三屆歐佩克—中國高層對話在石油輸出國組織(以下簡稱“歐佩克”) 維也納總部舉行。置身于經常出現在新聞鏡頭里歐佩克標志性的大會議室,流連于一樓的圖書館,翻閱50多年前已經發黃的圖書資料,一個被多次問到并在我的腦海中經常揮之不去的問題是:作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費和石油進口國,對于歐佩克大力推動的減產推價行為,我們是支持還是反對呢?

落腳維也納實屬歐佩克的無奈之舉

維也納號稱“世界音樂之都”,有舉世聞名的金色大廳,常與莫扎特、貝多芬連在一起,還有美麗的西西公主,世人眼中可能與石油沒有半點關系。但是,位于狹窄的赫爾弗斯托弗大街17號,偏藍色調現代裝修風格的低矮建筑,在滿眼巴洛克著名建筑群的維也納雖然毫不起眼,卻是當今在全球經濟政治舞臺、尤其是國際石油行業具有巨大影響力的歐佩克總部所在地,雖然沒有一點國際組織總部的高大上,但絕對是當今全球石油等能源行業相關人士的夢想打卡地。

維也納,并不是歐佩克中意的總部所在地,落腳維也納對于歐佩克來說實為不得已之舉。

1960年9月10-14日,歐佩克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成立。1961年1月15-21日,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舉行的第二次會議上,歐佩克決定在瑞士日內瓦設立總部。1962年11月,根據聯合國憲章第102條的規定,歐佩克作為一個永久性國際機構,正式向聯合國秘書局登記。1965年6月30日,聯合國經濟和社會理事會正式承認歐佩克為國際組織。但是,瑞士政府認為,歐佩克僅僅是為了保護其成員國利益,與國際利益無關,甚至懷疑其存在的意義。因此,瑞士政府一直拒絕給予其國際組織的外交地位。

出于提高維也納國際地位考慮,奧地利政府卻非常歡迎歐佩克。1965年6月24日,奧地利與歐佩克簽訂了東道國協定,承認其國際法人資格,承認歐佩克總部享有治外法權。這樣,1965年7月7-13日的歐佩克第九屆會議決定,將總部移往維也納。

落腳維也納之后,歐佩克總部至少換過三個地方。剛到維也納的時候,歐佩克入住位于卡爾·呂格大街的“德士古大廈”,因其入住而改為“歐佩克大廈”。2010年3月,歐佩克總部搬到了目前的地址。

維也納是國際公認的最宜居和安全的城市。但是,就在歐佩克最初落腳的“歐佩克大廈”,卻發生了20世紀70年代最著名的綁架案。1975年12月21日,來自委內瑞拉外號“豺狼”的卡洛斯,率領6人小組闖進歐佩克總部,綁架了沙特阿拉伯石油大臣亞馬尼和多位歐佩克部長等六十多名人質;22日,卡洛斯要了一架飛機,帶著42名人質飛到阿爾及爾和的黎波里。在勒索到巨額贖金(據稱估計在2000萬到5000萬美元之間,卡洛斯私自扣掉45%當作提成)后,人質被釋放,卡洛斯當著攝影記者摘下墨鏡,向全世界展現了自己的真面目。根據這一事件,法國導演奧利維埃·阿薩亞斯制作了紀錄片《卡洛斯》,并于2010年在戛納電影節播放。

關心國際時事,尤其是石油問題,就不可能不關心歐佩克的動態。近年來,經常出現在新聞鏡頭里的,就是這棟低矮建筑二樓的歐佩克大會議室,從這里傳出的一星半點有關歐佩克成員國石油生產或與俄羅斯等國就石油生產的聯合行動等消息,一定是國際新聞的頭條,它不但會立即影響國際石油價格的漲跌,更會對全球大宗商品行情乃至世界經濟產生即時的和深遠的影響。

DoC和CoC是什么梗?

一段時間以來,從巴爾金都秘書長本人到歐佩克的一干官員們,都在大力宣傳DoC和CoC。本次對話交流中,DoC和CoC當然是歐佩克方面宣傳的重點。

(一)何謂DoC和CoC?

所謂DoC,即歐佩克和非歐佩克產油國合作宣言(Declaration of Cooperation OPEC and non-OPEC),通俗地說就是歐佩克和俄羅斯等非歐佩克石油生產國聯合削減石油產量的行動。

為了應對2014年下半年國際石油價格暴跌后市場嚴重的供應過剩,2016年11月30日,歐佩克決定自2017年1月1日開始減產120萬桶/天,后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墨西哥等11國加入并減產55.8萬桶/天。國際石油價格從2016年的不足50美元/桶,上漲到2017年11月份的超過60美元/桶。2017年11月30日,24個歐佩克成員國和主要非歐佩克石油生產國在維也納簽署了合作宣言,即DoC。

所謂CoC,即石油生產國合作憲章(Charter of Cooperation between Oil Producing Countries),簽署于2019年7月2日舉行的第六屆歐佩克與非歐佩克部長級會議,24個參加CoC的石油生產國簽署了該文件。CoC宣稱,基于DoC的成功,“為了石油生產國、消費國和全球經濟的共同利益”,為了石油工業的可持續發展,24國同意進一步加強合作。CoC的三大原則是:公平、透明、平等。CoC明確,設立部長會議,至少每年舉行一次會議,由歐佩克和非歐佩克參加國擔任聯席主席;設立技術專家委員會,每年至少舉行兩次會議;參加國在任何時間通知部長會議聯席主席后,即可退出CoC。

歐佩克一再強調,CoC是交流對話的平臺,而非決策機構,對所有的參加國來說都沒有承擔某項特定行動的義務,對世界所有的石油生產國都是開放的,預計2020年開始生效。

(二)DoC事實上是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的“二人轉”

自2017年1月1日實施以來,DoC的減產目標分別有180萬桶/天和120萬桶/天兩個階段,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承擔的減產份額最大。如在2017年1月1日的減產180萬桶/天目標中,沙特阿拉伯減產48.6萬桶/天,俄羅斯減產30萬桶/天,幾占減產總目標的一半。

由于擁有世界第二大剩余探明石油儲量,在油價問題上,沙特阿拉伯一直是溫和派,不希望過高的油價對世界經濟帶來負面影響,刺激替代能源過快發展從而使石油成為無用之物。但是,為實施2030年遠景計劃,沙特阿拉伯力主了2017年1月1日實施的DoC,盡一切努力希望將油價推高到80美元/桶以上,使阿美公司的市值達到2萬億美元,推動阿美公司上市,將手中巨額的石油資源部分變現。2017年1月1日以來,沙特阿拉伯的實際減產量經常超過100萬桶/天,原油出口量下降到不到700萬桶/天。

經多次推遲之后,11月3日,沙特政府批準了阿美公司的上市計劃。因此,在阿美公司沒有最終上市,尤其是在國際市場上市前,沙特阿拉伯一定會繼續盡最大可能維持DoC。

作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國,通過DoC,俄羅斯近年來獲得了超過2000億美元的額外石油出口收入。因此,普京一直支持DoC。不過,在實際行動上,俄羅斯對于DoC三心二意,一方面并未遵守減產的義務;另一方面,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謝欽一直公開不贊成DoC。目前,俄油正在積極推動總投資1570億美元(10萬億盧布)的沃斯托克項目,僅這一項目未來就將使俄羅斯石油產量增產200萬桶/天。

(三)DoC使歐佩克的存續面臨越來越大的挑戰

自2017年1月1日實施以來,歐佩克內部對于DoC有不同的意見,伊拉克和尼日利亞一直在超產生產,卡塔爾已經、厄瓜多爾即將退出歐佩克。

10月21日對話交流會期間,有傳聞稱,作為歐佩克第三大石油生產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不愿受減產的限制,正在考慮退出。阿聯酋1967年就加入了歐佩克,目前石油產量為300萬桶/天。消息稱,除不愿受減產限制外,阿聯酋還不滿自己盟友沙特阿拉伯積極推動DoC是為了私利,不尊重歐佩克成員國的意見。

近年來,歐佩克內部石油產量增長最快的是伊拉克,目前產量約為480萬桶/天,僅次于沙特阿拉伯,是第二大石油生產國,2020年石油產量將達到650萬桶/天。業內早有傳聞,伊拉克將退出歐佩克。

不過,成立近60年來,歐佩克成員國一直進進出出。壞消息出盡之后,歐佩克也迎來了好消息。10月30日,在出席沙特阿拉伯“沙漠達沃斯”時,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表示,個人非常希望巴西成為歐佩克成員國。近年來,巴西石油產量增長迅速,2019年8月達到310萬桶/天。業界和巴西能源界本身對此都深表懷疑,不過巴西如若真的加入,無疑對于即將邁入甲子之年的歐佩克來說,是一劑強心針。

歐佩克方面對DoC實施的效果非常滿意。在本次對話交流活動中,歐佩克一再表示,2018年DoC的執行率達到125%,而2019年7月DoC的執行率達到159%;自DoC實施以來經合組織國家的石油庫存下降了2.72億桶。我們認為,通過實施DoC并擴展成CoC,歐佩克的如意算盤是,維持并增強自身在國際石油市場的影響力,保持國際石油價格的穩定并推動其上漲,謀求最大的經濟利益。兩者關系中,DoC是基礎,沒有了DoC,CoC就不可能存在并失去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我們應該支持還是反對DoC和CoC?

為本次對話交流活動,歐佩克做了大量精心準備和安排,由此可以看出歐佩克對于開始與我國對話交流活動的高度重視。

(一)我國和歐佩克高度依賴、相互需要

2018年,我國原油進口量為4.62億噸,其中從歐佩克成員國的進口量為2.61億噸,占比56.45%。除第一名的俄羅斯之外,歐佩克成員國中的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分別位列2018年我國原油進口來源國的第2至4位。

2019年多個月份里,沙特阿拉伯已超越俄羅斯成為我國第一大原油進口來源國,很多月份的進口量超過770萬噸,一再創歷史紀錄。近來,我國從某些傳統的原油進口來源國減少的進口量,主要依靠增加從沙特阿拉伯的原油進口來彌補。

2018年,歐佩克成員國的原油產量約為15.88億噸,我國進口占比16.44%。分國別看,沙特阿拉伯原油出口總量中的15.43%出口到我國,加上成品油,我國是當年沙特阿拉伯第一大石油出口目的地國。2017年是伊朗石油出口正常的年份,其原油和凝析油出口總量的24%出口到我國,我國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目的地國。

(二)我國和歐佩克的對話交流活動開展早,層次高

2005年12月22日,第一屆中國—歐佩克高層對話在北京舉行,歐佩克秘書長法赫德率團出席,時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馬凱主持了會議,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會見了歐佩克代表團。

2006年4月和2007年10月,在維也納和北京分別舉行了第一和第二屆高層圓桌會議。2015年9月,在維也納舉行了技術會議。2017年12月12日,第二屆高層對話會在北京舉行。

今年10月21日的對話交流活動,是第三屆歐佩克-中國高層會議,來自我國國家能源局、四大國家石油公司的30多位代表,與歐佩克秘書長巴爾金都等歐佩克官員們,就中長期國際石油市場形勢、歐佩克政策、中國石油天然氣工業、中國的能源轉型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討論。

(三)我們應該理性地看待DoC和CoC并積極參與

本次對話交流活動中,面對歐佩克一再的強調和宣傳,我們如何看待DoC和CoC?這并不是一個可以簡單給出答案的問題。

從我國是世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的角度,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就是我們應該明確反對DoC。以2018年進口原油4.62億噸計,油價每上漲10美元/桶,我國就將多支付約340億美元。

但是,將這一問題放在當前我國整體經濟的大環境下,這個問題就不能如此簡單地回答:

第一, 2018年我國國內石油產量1.89億噸,排名世界第七;通過30多年的努力并累計投資3000多億美元,我國企業在境外擁有大量油氣項目,權益油氣產量約2億噸,大部分項目是在80美元/桶、甚至100美元/桶以上油價下投資的。過低的油價既不利于國內石油生產的可持續發展,更不利于巨額境外石油項目的投資回收。因此,已經高度國際化的我國石油行業,需要一個適宜的國際石油價格。

第二,作為世界第一能源消費大國,在高度依賴煤炭等傳統化石能源的同時,我國還高度依賴國際油氣市場。能源消費結構的調整,鼓勵和發展清潔能源,開展能源替代,需要適宜的油價;鼓勵并加大國內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減輕對國際市場的依賴,需要適宜的油價;提高我國經濟在世界經濟的整體競爭力,提升能源使用效率是重點工作之一,更需要適宜的油價。因此,從國家長期能源戰略的角度,我們需要一個適宜的油價和穩定、可預期的國際石油市場。

第三, 2018年,我國外貿進出口總值達30.51萬億元人民幣,其中出口為16.42萬億元當前,我國是世界第一貿易大國。對外貿易,是我國經濟發展的三架馬車之一。石油價格不但是國際大宗商品變化的晴雨表,更直接反映了全球經濟的健康狀況。石油價格的下跌,雖然會減少我國進口石油的支出,但卻不利于我國對外貿易。因此,已經高度全球化的我國經濟,需要國際石油市場的穩定。

冷靜地分析,我國理性的國際石油價格政策應該是:反對國際石油價格暴漲,但也不支持油價暴跌;世界石油生產、出口國和消費國的能源政策應該透明、穩定并可預期,國際石油市場應該穩定可預期;國際石油價格應該維持在有利于世界經濟健康穩定發展、有利于全球石油行業可持續發展、有利于推動替代能源穩定發展的水平。

歐佩克,是上世紀60年代第三世界維持民族利益、爭取經濟獨立的產物。成立以來不受待見,瑞士不讓其總部落腳,美國很長時間稱之為卡特爾,近來更在醞釀“非歐佩克法案”,要除之而后快。今天,通過DoC和CoC,俄羅斯等非歐佩克產油國與歐佩克走到了一起,抱團取暖,維持自己的利益。160年的歷史說明,石油工業是一個不能自我調節的行業,需要一個市場維護者。因此,今天和未來的我們,都應與歐佩克加強對話和交流,在明確表明我國對國際石油價格基本立場的同時,有選擇地支持歐佩克和俄羅斯等穩定國際石油市場的努力,積極參與,共同探討符合世界石油生產、出口國和消費國共同利益并有利于全球經濟及石油行業穩定可持續發展的石油政策。

(說明:本文刊發于2019年11月22日財經網,刊發時的標題為“歐佩克持續減產,中國該支持還是反對”,這里刊發的是原文。

2019年10月21日,我赴維也納,參加第三屆歐佩克--中國高層對話,發表“中國的能源轉型”演講。對話交流活動結束后,參觀了歐佩克圖書館,贈送了拙著《石油的時代》,查詢并復印了幾份20世紀60--80年代非常重要的研究資料。

這一次與歐佩克的對話,感想很多,特形成本文,個人不成熟的意見和看法,請各位多批評指正。此外,今天刊發本文,也是為紀念一個月前的在維也納與歐佩克對話交流活動。)


本文來源:全說能源

本文作者:王能全 (系中國中化集團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

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聯系我們


關于我們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陸家嘴金融網 版權所有 滬ICP備16028734號-1
麦唱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