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綠色金融理論創新的源頭活水---陸家嘴金融網

中華文明:綠色金融理論創新的源頭活水

李毓桔 李國旺    陸家嘴金融網綜合   2019-03-08 16:05:06
  

內容摘要: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發展綠色金融、推進綠色發展是建設生態文明的基礎工程。為進一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服務國家戰略和綠色發展,及時厘清綠色金融理論的思想源頭,才能在文化自信基礎上推動綠色發展并形成社會共識。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

內容摘要: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發展綠色金融、推進綠色發展是建設生態文明的基礎工程。為進一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服務國家戰略和綠色發展,及時厘清綠色金融理論的思想源頭,才能在文化自信基礎上推動綠色發展并形成社會共識。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五個發展理念特別生態文明建設提出后,地方政府、銀行業迅速掀起綠色金融發展高潮。綠色金融發展可持續發展,不僅需要政策創新與引導,不僅需要地方政府和商業銀行的積極性,更需要成為全民共識,全社會參與。因此,尋找綠色發展的文化歷史源頭,發掘潛藏于中華民族潛意識深處的綠色發展基因,并將中華民族潛意識中的綠色發展理念升華為全民共識,為政策創新提供歷史文明和文化自信的理論基礎,具有現實意義。中華文明基因中具有道法自然、民胞物與、自強不息、厚德載物、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平天下的思想,這些思想源頭或文化基因,可為綠色產業、綠色金融提供強力的理論基礎與理論創新的源頭活水。

關鍵詞 中華文明 綠色金融 道法自然 民胞物與  社會共識 

綠色金融是指對環保、節能、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項目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務,引導資金流向資源節約、技術開發和生態環境保護的產業,引導企業的生產經營注重綠色環保。綠色發展是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重要一項。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發展綠色金融、推進綠色發展是建設生態文明的基礎工程,為進一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服務國家戰略和綠色發展,及時厘清綠色金融理論的思想源頭,才能在文化自信基礎上形成社會共識。社會共識具有歷時性,即潛伏于民族的文明長河中;社會共識又具有共時性,與新時代全球事件密切相關。綠色金融共識的共時性,已經成為全球共識;綠色金融的歷時性共識,需要從中華文明的歷史長河中探索。中華文明起源于八千年前,成熟于三千年前后的夏商周三代,完善于戰國時代百家爭鳴并延續至今。百家爭鳴,實際上是爭鳴于“道”,各家對道(世界觀)的體悟、感悟、徹悟不同,因此,如何面對世界、解析世界、和諧世界的方法、措施、動作也不同。這里的世界,既包括自然的客觀世界,也包括社會的主觀世界。基于對“道”理解不同和實現“道”的方法的不同,百家提出了面向自然、面向社會、面向個人的不同戰略路徑,以及如何最高效率、最高效用、最高效益地達成“道”之不同技術或學問。

下面,筆者就中華文明蘊含的綠色金融之道進行探幽,以請益于國學與經濟學和金融學大家。

一是道法自然的哲學思想。老子認為,“道大,天大,地大,人大” (《道德經》第二十五章)。人雖然是天地間“四大”之一,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只能效法大地的運動規律,大地只能效法天的運動規律,天只能效法自然規則,自然規則受制于其本身不變的道。“道法自然”即道效法或遵循自身規律,也即自然規律。自然規律本身不變,但其表現形式可以生成、演化進而形成社會規律、經濟規律、價值規律等規律分支,即所謂自然之道、社會之道、為人之道。人的本質或社會價值是各種社會關系的總和,為人之道即處理社會關系之道、處理環境關系之道。人生天地間,在自然規律面前,要效法大地之地道的厚德載物精神,也要效法上天的自強不息精神,不能存有一絲的“與地斗,其樂無窮”的狂妄思想,否則,人類對自然的掠奪破壞,大自然會成倍地報復人類。恩格斯曾經警告說:“不要過分陶醉于我們對自然界的勝利。對于每一次這樣的勝利,自然界都報復了我們”。中國在工業化過程中,由于對中華文明道法自然思想認識不足,過于相信人力力量,戰天斗地,追求經濟數量化增長過程中,造成了對水、空氣和土壤的嚴重污染,成為經濟質量發展的重重阻力。

大家知道,大地無主觀亦無本身利益,它只是遵循、效法天道自強不息規律而運行;天道無自我主張也不自作主張,而是效法并遵循時空運動的規律,時空運動周期規律,既無主觀意識,也無客觀要求,只是遵循其本性、自性、天性而運行,正如電子圍繞原子核運動沒有主觀意識沒有主觀意志一樣。因此,人類作為“四大”之一,在主觀上不可存有保護自然、凌駕天地自然之上的自大思想,而應是敬畏自然、順應自然,人類只要敬畏自然進而順應自然規律,自然界就會自然而然按其本性、自性與天性自我恢復生態。因此所有的自然保護區,本質上是禁止人類再次進入破壞而讓人類活動遠離自然,讓自然恢復本性之道的地區。孔子認為,綠色產業要尊重自然規律,不要過多干預,即“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論語·陽貨》)”,人類只要尊重自然規律,四時運行的規律,百物自生,綠色自現。

二是民胞物與的環保思想。宋代理學家張載在《西銘》中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民胞物與”指的是全體人類皆我同胞,萬物與我平等。人們如果心胸擴展,視天下全體人類都是我的同胞兄弟姐妹,視天地萬物都是我的同伴朋友,心中對他人均會像兄弟一樣去對待,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有了共同的哲學基礎;同樣,對萬物心中也會像對人類一樣去關愛。正如莊子的“齊物論”思想一樣,張載認為,宇宙萬物,為人類同類,與人類共生、共存、共榮,人類不應為物所役,人類也不應奴役萬物而無限地、狂妄地去征服自然,造成環境污染、生物滅絕、生態失衡。只有尊重自然、友好自然、注重環保,才能從“萬物一體”、“天人合一”的思想中獲得人類自身心靈自由和全體人類的幸福。因此,中華文明強調天人合一、萬物一體的齊物思想,為當代綠色金融強調經濟效益、社會效益(責任)、生態效益(環境責任)三者統一找到理論源頭,儒家“民胞物與”思想境界中三大效益得到完美統一。“民胞物與”思想來源孔孟仁愛思想。孔子在《論語》中提出“泛愛眾而親仁”、“四海之內皆兄弟”等思想。《孟子》中提出,“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親親、愛眾、仁民、愛物,講究的是由家庭血緣親情之愛擴展到對全社會全人類及整體環境之愛。

人生天地間,要實現人生目標,需要做的是與天地自然環境的合一。《易經》特別指出:“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兇。 先天下而天弗違,后天而奉天時。 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 ”人類個體順應自然之道,盡自己的社會責任,履行自己的環保責任,對國家盡忠,對友人盡信、對他人盡責、對長輩盡孝、對弱者盡悌,關愛弱勢群體,把天下人類都視為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因此主觀上不再有任何自私動作而造成世間諸如污染等苦難。因為愛眾與愛物,就會以仁愛之心換位思考,無論是政策創新還是管理創新,不會偏面追求經濟效益而忽視社會效益和環境生態效益。

三是厚德載物的社會責任。《禮記·禮運篇》提出:“以天下為一家,以中國為一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理想社會,綠色發展的成果是“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因此,經濟發展、綠色金融創新要給所有弱勢群體以關愛,盡到社會責任,即環境保護與精準扶貧可以天然結合起來。《易經·坤卦》提出“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君子不僅要順天而行,更需要培養自己德性,增長自己修養,才能在處理好天、地、君[1]、親、師之社會倫理關系時盡到社會責任后,還需要做好利物事業即處理好生態倫理關系,即在道大、天大、地大 、人大之四大中處理好與道(按王陽明講法,即天理良心)、與天、與地等生態倫理關系。

在五大文明建設過程中,生態文明是物質文明、精神文明、社會文明、政治文明的根源與基礎。生態文明不牢靠,環境保護不到位,出現生態災難會引發其他文明就會地動山搖。水是生命之源,生態倫理、生態文明的核心是水資源恢復。老子認為“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所惡,故幾于道。(予善天),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道德經》第八章)。人間最高的善行,類似于水的品德。水善于利益萬物但不與萬物爭奪功名利祿;水謙卑地呆在眾人不樂于呆的低洼、骯臟、幽深的地方,如大道一樣包容與寬容,如大道一樣具有舍我其誰的奉獻精神,因此水的品德幾乎等同大道品德,因此以水為核心的生態文明也具有自性清明的特點。

真正得道的綠色金融實踐者,其品德如水:公平、公正、公開地奉獻自己一切,如天空一樣平等施惠萬物萬眾以陽光與雨露,從而承擔了社會責任;勇于擔當,如大地一樣平等承載養育萬物,從而承擔起環保責任;心如深不可測的深淵一樣,平等包容接納萬物,從而為精準扶貧、為社會和諧做出貢獻;待人接物言而有信,管理事務公正公平,處理問題正確有力,行動時機選擇適當,從而在綠色發展中,實現管理創新。因為水有“不爭八德”,照顧了經濟效益、社會責任和環境保護問題,才能“心無掛礙”,沒有人間的煩惱、差錯、憂慮。

真正具有水的“八德”者,才是真正信奉生態文明、講究綠色發展者,不與天爭,不與地爭,不與人爭。當人與水爭,掠奪、破壞、污染、占有水自然的領域或污染水資源時,水就會自然啟動按其自性“不爭之爭”的本性要求,恢復水域或自我凈化而讓違背“道”并造成水資源造成污染的人類付出對價。因此,尊重水、敬畏水、愛護水,水才會協助自然,自然才能自然而然地結出美麗的自然之花,水才會助力人類建設美好家園,生態文明才能助力其它四大文明協同發展。人類的行為、情感、心態,水都會知道、感應并做出對應。因此,只有厚德載物的君子,才是承擔社會倫理、生態倫理的得道悟者,才會在利萬物而不爭時,實現自利利他、自立立人的功德事業。

四是格物致知的科學精神。格物致知的一般解釋是窮究事物原理,從而獲得真知灼見。《禮記·大學》中提出:“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禮記?大學》中只提及“格物致知”,沒有對其做出進一步解釋。按朱熹的講法,格物是指“格物窮理”,格物即“至”物,在實踐中與事物直接接觸過程中窮究事物之理,有點類似人的知識是從科學實驗、社會實踐中來的意思。按照天臺宗的講法,“一心三觀,一念三千”,宇宙萬物,人心之靈,莫不有知;天下之物,莫不有理。通過“即物窮理”的外向實踐,并以“用力之久”長期積累,經過反復實驗,融會貫通,朱熹認為最終可以達成致知目標。根據“理一分殊”的理論架構,格物屬于“一事上窮盡”知識,將這種知識通過總結提高形成理論或智慧進而掌握事物運動的一般規律,則歸于致知。對此,王陽明另有他特別的講法,即“心外無物、心外無理”,事物的運動規律與我們內心良知世界是同一的,悟道即追求自然規律或客觀真理,要內求而不外求,因此,才有王陽明的四句教:“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王陽明認為,格物,即正事,即正本清源,我們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時候,要考慮別人(社會)利益最大化的追求;我們在追求經濟利益時,要考慮環保責任與社會責任,才能將人心中對環境隨意破壞、對他人的私心、惡念、惡行去除。王陽明認為,致知,即致良知,即達到知識的極限,化識為智,猶如心中有明鏡,才能明了善惡,天人合一,心物同源,天理良心同一,因此,主觀上不再有對環境對他人對世界的傷天害理之事出現。

五是正心誠意的自我修養。《禮記·大學》提出:“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正心是待人接物時無邪念不作惡,誠意是自我真誠不自欺。王陽明認為“心之本體,本無不正,自其意念發動,而后有不正”,意誠為心正的前提,意誠即不將個體或團體利益擴大化到利益邊界以外,進而損害他人、國家、社會或環境利益。“意無不誠,而心可正矣”,只要真正做到尊重他人利益、尊重社會責任、尊重自然規律,人心自然可正。相由心生,人心不正,待人接物時邪念產生,就會形成斗天、斗地、斗人的邪念,一旦惡念不絕,最后動作必然是欺人、欺物反諸自辱,損人者必自損。現代經濟學研究表明,經濟發展如果以高污染、高能耗、高成本為代價,經濟發展成果必然會被反噬,即經濟發展或因環境污染、或因經濟金融危機、或為社會動蕩而倒退進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此,個體或集體只有正心誠意,心中愛眾而利物,綠色產品、綠色產業、綠色金融之相才能源源不斷形成。相由心生,境由心造,綠色金融之相,皆為群體心理生成、由群體集體無意識共同作用生成,即有什么樣的社會共識,就會有什么的綠色產業或綠色金融發展水平。因此,一個社會有什么樣的群體心理、有什么樣的社會共識,就會有什么樣的有關綠色金融的政策、資本、管理、技術、產品、市場、品牌及資源的創新。

根據“正心誠意”的理論推導,中國要切斷高成本、高污染、高能耗發展的路徑依賴,實現高質量發展,首先要有經濟發展要走低成本、低污染、低能耗路線的社會共識。社會共識來源于個人意識,個人意識來源于個人每日每時言、行、意積累形成的潛意識。個人潛意識只有形成正能量,社會共識才能具有綠色發展的理念,綠色金融創新才能有群眾基礎。個人潛意識要形成正能量,只有個人的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及阿賴耶識通過八正道(正見解、正思想、正語言、正行為、正職業、正精進、正意念、正禪定)訓練,讓自己的言、行、意時時保持正道,才能實現正心。一旦個人正心通達八識,全社會集體潛意識才能正心誠意的共識,既不欺人毀物,也不自欺欺人,才能正人心、正風氣,才能走上高質量發展的經濟之道。

六是修身齊家的道德義務。《禮記?大學》提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以修身為本。”修身指的是正身正己,糾正私欲過度,在社會實踐中造成的損人害人行為。正己先正心,《禮記?大學》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如果心中私欲過于旺盛,就會在功名利祿上因少得、因不得、因恐懼、怕所失、或沉溺而失去心中良知,如明鏡受污,喪失了眼、耳、鼻、舌等功能。因此,自立立人,正己正人,自利利他,正心是修身的基本功夫。自立即道學問而增長才智,正己即增德性而提升品德。唯有掌握格物致知的才智,才能明白自己的利益邊界,才能正心誠意;正己自律而慎獨,不會將手伸得太長而損人利己。因此,正己即端正自己的心性與行為,才能自利利他兼顧,利他利己平衡,這里的利他包括環境責任和社會責任,即民胞和物與的統一。

齊家即讓家族成員齊心協力、家人和睦,齊家的基礎在于仁愛而親親。唯有正己,才能仁愛而親親。《禮記?大學》所謂“齊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親愛而辟焉,之其所賤惡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情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者,天下鮮矣!故諺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惡,莫知其苗之碩。此謂身不修不可以齊其家。”人們因自己親愛、厭惡、敬畏、同情、輕視的情感,在利益分配上、權利實現就會出現偏差。這些情感偏差會導致不講原則只講親疏情仇。因此,曾子提出,齊家先修養自身,修養自身即克服感情上、利益上、權利上的偏私,先正己然后正人。

如何克服情感上利益上權利上因為私人感情而出現偏差而損人利己、損人害物呢?唯有“仁”道這桿稱。仁道,對父母長者為孝,對弟妹弱者為悌。如果將仁愛擴展,對社會、對他人、對環境一視同仁,即民胞物與。在現代社會,唯有扎實的修身功夫,才能平衡其他六方利益,即是家族的、機構的、地方政府的、產業的、中央政府的及國際機構的利益。因此,修身既是齊家的基礎,也是治平的前提。

七是治平天下的共同命運。《禮記·大學》中開篇就提出:“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這里要講明,在周朝“分封建國”的體制下,所有諸侯們的治地都稱作“國”,即“邦”。 “天下 ”才相當于現在中華一統“國”名。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揚科學精神又達成光明正大品德的圣人,以和平、和諧、和睦天下為己任;天下各國要睦鄰友好,圣人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圣人要治理好自己的國家,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禮記?大學》認為,家族是國家的縮小版,能夠把自己的家族經營好,才有可能把國家治理好。只有把自己國家治理好的人,才有可能讓世界實現太平。習近平主席指出:“中華民族歷來講求‘天下一家’,主張民胞物與、協和萬邦、天下大同,憧憬‘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美好世界。”

《禮記·大學》又提出齊家是治國的根本:“所謂平天下在治其國者,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 管治者尊敬老人和年長者,人民大眾自然興起兄弟之間友愛的德行,能夠對矜、寡、孤、獨、廢疾等弱者做好社會保障和盡到社會責任。綠色發展如果做到全社會共享,必然形成社會共識,即《禮記·大學》所謂:“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德者,本也;財者,末也。外本內末,爭民施奪。是故財聚則民散,財散則民聚” 、“此謂 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因此,國家的大義,國家的綠色發展政策取向,不是在綠色金融創新過程中與民爭利,而是將綠色發展相關的外部效應內生化,將企業的綠色發展貢獻通過綠色金融進行量化補償,成為企業發展的內生機制。

《禮記·禮運》又提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大同思想,是綠色發展、綠色金融創新的目標與方向,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是大同思想的現代版本。只有綠色發展,才可能持續發展,只有持續發展,才能和平天下;要實現綠色發展,就會講究共享發展,讓全體人民,特別是弱勢者能夠享受綠色發展的成果,盡到社會責任,才能全面建設現代版的大同社會。老子認為,“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道者。(《道德經》七十七章)”老子講的大體意思是:天道的法則,是減少有余的補給不足的;人道的法則是減少不足的,來奉獻給有余的人。誰能夠減少有余的,以補給天下人的不足呢?只有得道的人才可以做到。現代社會,如果分配極不公平,基尼系數過大,必然引發社會動蕩,發展成果就會喪失。當然,雖然天下一家,“平天下”也不是將發達國家的利益平均到發展中國家,而是發達國家主動提供綠色發展的技術或資金,共同建立起合理、平衡、公正、公平、和諧的有序世界,讓天下黎民百姓,豐衣足食、安居樂業,這才是發展的天道和王道,世界和平與和諧,反過來有利于發達國家的持續發展。在互聯、互通、互依的新時代,天下一家,人類命運已經結合為共同體,任何一地一人損害自然或損害他人的行為,必然迅速傳遞到全球,從而反過來損害全體人類的經濟的、環境的和社會的利益。因此,綠色發展需要建立在創新、協調、開放、共享的基礎上,而不是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閉關鎖國可以實現。孔子認為,君子有“絜矩”之道,“恕道”重點強調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將心比心,將心比物,才能在民胞物與、協和萬邦、天下大同的思想境界中,建立個體、家庭、國家、世界休戚與共、環境友好、社會和諧的命運共同體。四海之內皆兄弟,大同思想是孔子“仁”的思想的最終歸途與終極目標。

八是自強不息的精神追求。自古至今,中華民族就有自強不息的追求。《易·乾·象》:“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孔子家語·五儀解》:“篤行信道,自強不息。” 《周書·武帝紀下》:“勞謙接下,自強不息。”《朱熹集傳》:“言武王持其自強不息之心,故其功烈之盛,天下莫得而競。”唐 韓愈 《答侯繼書》:“懼足下以吾退歸,因謂我不復能自強不息,故因書奉曉,冀足下知吾之退未始不為進,而眾人之進未始不為退也。”宋·徐鉉《巫馬大夫碑銘》:“夙興夜寐,自強不息。”清華大學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天(自然規律)的運動剛強勁健,君子處世,應效法天道一樣,自我進步,發憤圖強,永不停息。綠色發展已經成為全球共識,這種共識要轉化為經濟效益、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需要效法天道,及時進行法制創新、金融創新、管理創新、技術創新、產品創新、市場創新、品牌創新和資源創新,沒有這些創新及時實現,社會共識仍然是空談。

當然,在創新過程中,要有敬畏天道理之心,要遵從天道原則,不能因為政策上鼓勵綠色發展,就一哄而上,泥沙俱下,把傳統金融包裝成綠色金融,造成綠色金融泡沫。孔子在論語中講“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五十而知天命”,因此,人們對天道規律不僅要敬畏,不能輕言與天道斗爭,因為掌握自然規律,天道規律,不僅需要知識,還需要人生的經驗積累進而感悟,還需要人類歷史進程中不斷與天道地道交互過程中的經驗與教訓,才能感同身受,才能明白遵從天道是人類不可違背的自然規律。綠色發展只有與時代的科技水平、社會共識、社會需求相結合,才能合乎天道。對于如何遵從天道,孟子有一套講法:“存其心者,知其性,知其性者,則知其天。存其性,養其心,所以事天”(《孟子·盡心章句上》)孟子所謂存性養心才能事天,才能遵從天道的講法,實際上是天人合一思想的表述,這與老子講的無為而治即遵從天道不干預、不亂動、不妄動的意思相仿佛,也與王陽明先生講的心外無物、心外無理的道理相通,因為“我心即宇宙,宇宙即我心”,在此良知良能的心境下,人生天地間,既要緊跟天自強不息,又要遵從天道自然無為,從而實現綠色金融創新合乎道大、天大、地大、人大的“四大”平衡發展需要,誠如是,綠色發展才能建立在文化自信基礎上,綠色發展才能找到源頭活水。

(李毓桔 上海外國語大學附屬外國語學校東校   李國旺 浦江金融論壇秘書長)

參考書目:

1、《易經》

2、《論語》,孔子著

3、《禮記·大學》,曾子著

4、《道德經》,老子著

5、《齊物論》,《莊子·內篇》

6、《傳習錄》,王陽明著

7、《西銘》,張載著

8、《孔子家語》,孔子著

[1] 君,古代指君主,現代為國家


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聯系我們


關于我們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3- 2017 CFIC.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3-2017 陸家嘴金融網 版權所有 滬ICP備16028734號-1
麦唱能赚钱吗